<em id="0byvm"><object id="0byvm"><input id="0byvm"></input></object></em>
<em id="0byvm"><acronym id="0byvm"><u id="0byvm"></u></acronym></em>
<s id="0byvm"></s>

<th id="0byvm"></th>

    上海刑事律師logo

    上海刑事律師網
    張律師咨詢電話:191-456-27529

    石某某與姜某甲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時間:2021年09月28日14:42:30

    原告:石某某,女,漢族,生于1937年9月29日,住四川省石棉縣。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胡元輝,四川容宇律師務所律師。

    被告:姜某甲,男,漢族,生于1956年2月26日,住四川省石棉縣。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姜某乙,男,漢族,生于1981年10月4日,住址同上,系被告之子。

    原告石某某與被告姜某甲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陳學保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石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胡元輝、被告姜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姜某乙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2015年6月8日8時許,被告姜某甲攜帶鋼條到原告家漫罵、挑釁。原告聽見被告漫罵質問其為什么罵人,但被告卻漲(仗)勢欺人,對原告進行毆打。原告被打得慘叫,呼救。原告的兒媳婦鄭某某聽見原告被打后,出來制止被告,被告又對鄭某某進行毆打。原告之子朱某甲在自家地里做農活,聽見原告呼救聲趕回家后,被告看見朱某甲,持鋼條連續擊打朱某甲頭部,直至將朱某甲打倒在地。后鄰居歐朝瓊叫來民兵連長朱福云才將被告拉開,制止了被告的瘋狂毆打。

    原告石某某及兒媳鄭某某、兒子朱某甲當即被送入石棉縣中醫院救治,于2015年7月7日被迫“自動出院”,支出醫療費6496元。出院醫囑:“繼續治療,自動出院后果自負?!?原告為維護權益特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賠償醫療費6496元、護理費2900元、誤工費232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及營養費1160元,以上共計12876元;2.由被告姜某甲承擔本案訴訟費。

    被告姜某甲辯稱:1.本案因被告到原告家中討要孫女姜某丙撫養費而引發沖突,原告所訴傷害理由及事實純屬捏造;2.原告所請求的賠償項目部分不符合法律規定或計算標準過高;3.案發后被告同樣受傷住院,原告一家應當對事件負責,原告應當承擔70%以上責任。

    原告為證明自己的主張,向本院提供如下證據:

    1.石棉縣中醫醫院出院病情證明書、病歷檔案、費用結算清單,擬證明原告事發當天到石棉縣中醫院住院治療29天以及花費的醫療費用等情況;

    2.照片一張,擬證明被告姜某甲與原告家人發生沖突后,原告在現場的情況。

    3.證人歐朝瓊出庭作證證言,擬證明事發當天系被告以要姜某丙撫養費為由到原告家外挑釁、漫罵并對原告及其親屬實施毆打。

    被告姜某甲發表質證意見如下:歐朝瓊的證言以及原告的陳述都與事實不相符,照片也不能證明什么。醫藥費票據、病歷是真實的,但是心房纖顫是原告原來就有的與此次糾紛無關,軟組織挫傷被告不否認是在本次糾紛造成的。原告石某某的住院天數是29天,也沒有勞動能力,請法庭不予支持她的誤工損失。對其余證據無異議。

    被告姜某甲未向本院提交證據。

    為查明案件事實,本院根據原告申請到石棉縣公安局宰羊派出所調取人民調解口頭協議登記表2份、石棉縣公安局民警于事發當天對證人歐朝瓊詢問筆錄1份。

    原告石某某對以上證據的質證意見是:對以上證據無異議。

    被告姜某甲對以上證據的質證意見是:調解委員會根本沒有調解過雙方的糾紛,被告從來沒有簽過字,調解記錄不屬實;證人歐朝瓊的證言以及原告的陳述均與事實不符,被告有異議。

    經審理查明:原告石某某(現78周歲)之子為朱某甲(另案訴訟),兒媳為鄭某某(另案訴訟)。姜某丙系朱某甲、鄭某某之女朱某乙與被告之子姜某丁婚生女。朱某乙與姜某丁離婚后,姜某丙由姜某丁監護撫養,由朱某乙每月支付撫養費。后因姜某丁犯罪服刑,服刑期間,姜某丙由被告姜某甲照管。后被告姜某甲經常與朱某乙及其家人因索要姜某丙撫養費而發生口角。

    2015年6月8日8時許,被告姜某甲以向朱某乙討要姜某丙撫養費為由去到原告石某某家外。被告姜某甲在原告石某某家外面的公路上漫罵朱某乙及其家人,原告石某某上前制止未果。后姜某甲與鄭某某、朱某甲由語言沖突升級為相互抓扯、毆打。雙方在抓扯過程中,造成原告石某某受傷的后果。原告石某某的鄰居歐朝瓊發現姜某甲與鄭某某、朱某甲沖突后,通知該村民兵連長朱福云前來勸架,后雙方被拉開。原告石某某、其兒子朱某甲、其兒媳鄭某某以及被告姜某甲當日被送入石棉縣中醫院治療,原告石某某于2015年7月7日出院,住院29天,支出醫療費共計6496.86元。出院醫囑:“繼續治療?!眰渥?“自動出院后果自負?!痹鏋榫S護權益特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賠償醫療費6496元、護理費2900元、誤工費232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及營養費1160元,以上共計12876元;2.由被告姜某甲承擔本案訴訟費。

    上述事實,有原、被告身份證明、石棉縣中醫醫院住院病案書、入院記錄、出院病情證明書、住院費用結算票據、門診費用結算票據、原告傷情照片、證人歐朝瓊證言、雙方當事人陳述等證據為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公民的身體權、健康權等合法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敝幎?本案中,被告姜某甲因孫女姜某丙撫養費問題與原告家人發生糾紛,鄭某某作為姜某丙外祖母、朱某甲作為外祖父,被告姜某甲作為祖父,雙方均是姜某丙至親之人。雙方在處理涉及姜某丙撫養費等問題時均應保持理智、克制、包容的態度。事發當日,被告姜某甲以向朱某乙索要撫養費為由去到被告家外漫罵,有錯在先。原告石某某上前制止,并無不當。但姜某甲與鄭某某、朱某甲在相互抓扯、毆打的過程中導致原告石某某受傷,三人均應對石某某所受傷害承擔責任。

    本院認為,原告石某某并未舉證證明其在姜某甲與鄭某某、朱某甲三人抓扯過程中所受傷害僅系姜某甲一人所為,被告姜某甲亦未舉證證明原告所受傷并非其所為。原、被告雙方均未完成證明各自訴、辯主張的舉證責任,由此引發的不利后果,雙方應當各自承擔。根據庭審查明,原告石某某所受傷害系姜某甲及朱某甲、鄭某某在相互抓扯、毆打的過程中所導致,但從現有證據分析,難以確定三人各自應承擔的責任大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 :“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敝幎?本院依法認定姜某甲、朱某甲、鄭某某對原告石某某所受傷害平均承擔賠償責任。經本院征詢當事人意見,原告表示放棄對兒子朱某甲、兒媳鄭某某主張相應權利,此系當事人處分權,本院予以尊重。

    對原告因本次糾紛造成各項損失確定如下:

    1.醫療費,原告主張6496元,確系治療其傷情的實際支出,本院予以確認;

    2.誤工費,因本案發生時原告已年滿77周歲,其并未舉證證明其具有勞動能力或因受傷減少勞動收入,故本院不予支持;

    3.護理費,原告住院共計29天,70元/天×29天=2030元;

    4.住院伙食補助費,原告住院共計29天,按30元/天計算,30元/天×29天= 870元;

    5.營養費,因原告未提交醫療機構相關意見予以佐證,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原告石某某因本次糾紛造成的各項損失共計9396元,被告姜某甲承擔其中三分之一的賠償責任,即3132元。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姜某甲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石某某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三項共計3132元;

    二、駁回原告石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00元,減半收取50元,由原告石某某負擔33元,被告姜某甲負擔17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提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雅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員 陳學保

    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馮 歡

    網站首頁 律師介紹 聯系律師 電話咨詢